和平精英和刺激战场有什么不一样:休閑度假遇到供給難題

2017-10-30

和平精英如何获得改名卡 www.xgvsq.icu 作為順應當前旅游消費升級的一種旅游新模式、新業態,休閑度假可謂機遇與挑戰并存。正在舉行的2017首屆中國休閑度假大會上,多位業內人士指出,休閑將成為億萬大眾生活的常態,旅游業正在迎來休閑度假時代。但是,休閑度假生態發展還不充分、不平衡,休閑度假所對應的旅游供給不足凸顯,傳統旅游企業在新的形勢下也面臨很多新的問題。面對未來日益增長的休閑度假需要,如何打造一流的休閑度假目的地值得探討。


需求與供給難匹配

中國旅游協會會長段強表示,“休閑經濟在整個經濟總量中所占的份額正在穩步上升。旅游休閑、體育休閑、文化休閑等各類休閑活動正在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??梢運?,我們正在見證一個偉大的休閑度假時代到來”。

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休閑度假開始全方位進入人們的生活,旅游需求也日益呈現出精細化、多元化、個性化的特點,但多位旅游業內專家和企業代表提出,休閑度假所對應的旅游供給不足?!奧糜瘟煊虼址攀?、單一性、一般性的旅游供給已經不能滿足人們的旅游需求,因此旅游領域的改革重點也應該放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以提供更多豐富多彩的旅游產品和旅游服務,這對境內游客和外國游客都是如此?!憊噬降羋糜瘟嗣厥槌ず窩欠淺?。

2016年,我國人均GDP已經超過8500美元,9個省份的人均GDP超過了1萬美元,這為休閑度假發展提供了強勁的經濟基礎。據中國旅游協會最新發布的《中國休閑度假發展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休閑報告”)表明,2017年的休閑度假人數預計占比達到60%,其中自由行占62%。國家旅游局副局長王曉峰也坦言,旅游業發展與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高度契合。新時代下實現休閑度假跨越發展,其力已舉,其勢已成,其時已至。經濟實力的提升和消費水平的提高催生了中產階級的擴大,這給休閑度假提出了更多要求。


不少企業戰略定位搖擺

旅游市場供給與需求的矛盾需要更多的度假休閑型目的地,以旅游小鎮為例,烏鎮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總裁、北京古北水鎮旅游有限公司總裁陳向宏稱,當前,烏鎮這樣的復合型景區滿足了人們度假的需要,但同時也應注意到,中國也存在千城一面、千鎮一面的現象,有些地方把旅游小鎮的概念等同于產品,拿公共產品代替市場化的度假產品,還有很多以地產化為主導的旅游產品。誠然,旅游離不開地產,但不能拿地產代替旅游。同時,一些政府性公司所打造的旅游產品,沒有把投入產出放上議事日程,往往造成一陣風投資過后經營難以為繼,這些都成為休閑度假產品尤其是旅游小鎮發展的阻礙。

據悉,特色小鎮提出的理念是,產業、文化、旅游、社區“四位一體”,但很多小鎮在旅游方面吸引力并不強。去年,經浙江省特色小鎮規劃建設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組織考核,省政府審定,當地南潯善璉湖筆小鎮等3個小鎮為警告小鎮,奉化濱海養生小鎮為降格小鎮--從省級特色小鎮創建對象降格為省級特色小鎮培育對象。其中,3個被警告的小鎮,其“失分項”主要在于特色產業投資少、新增財政收入少。而奉化濱海養生小鎮則因為固定資產投資、特色產業投資、旅游接待總人數等均為零,成為特色小鎮的“落后生”。

另外,華僑城旗下的昆明世博園旅游區和麗江老君山景區,都具備成為特色鮮明的新型旅游目的地的基礎,但由于后續發展中,沒有深度挖潛IP價值,難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,紛紛遭遇發展瓶頸。不久前,昆明世博園旅游區5A級景區被下達整改通知,而麗江老君山景區則持續虧損。

華僑城旅游事業部總經理王剛表示,“如何從自身的資源特質、功能特色、市場定位出發,增加休閑元素,提供差異化服務,這樣一種轉變都是擺在旅游企業,特別是傳統旅游企業轉型面前的難題。做全域旅游以后,旅游企業和政府之間如何劃清管理邊界,如何解決公共的東西,比如說環衛、城管、安全等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,這些投入資金、后續維護怎樣來做,如何處理好利益相關者的關系,如何處理好生態?;ず屯蹲駛乇ǖ裙叵?,這個和管理體系、治理結構上怎樣磨合,這是我們現在正在探索也是碰到的非常困惑的難題”。

不僅如此,休閑度假需要精細化發展,但很多企業缺乏扎實打磨的產品。國家旅游局原副局長杜一力稱,在具體產品的選擇上,很多中小企業都會遭遇選擇困難,到底做生態還是做文化,是做康養地產還是做主題公園,或者是做旅游小鎮、田園綜合體等,大家不斷在選擇,戰略上很焦慮。實際上,旅游企業不必急于做產業鏈,休閑產業是一個長跑,必須要死磕產品,才能成為最終的領跑人。

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劉鋒分析,目前中國的休閑度假少有像巴厘島、普吉島這樣的綜合型大型旅游目的地,其次是缺乏內容,建了大量的旅游建筑設施,但是缺乏真正的生活氛圍?;褂芯褪切菹卸燃儺棖笸⒌耐?,優秀的操盤人才又極度缺乏,這些短板如何來補,都是我們面臨的巨大挑戰。


復合型旅游產品成趨勢

對于未來的發展前景,業內普遍認為,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快速發展,讓4天工作制甚至3天工作制很可能會逐步普及。段強認為,充分地滿足民眾日益增長的休閑度假需求,將成為各個國家必須共同面對的主題。與觀光旅游相比,休閑度假更加強調豐富的休閑生活和高品質的旅游服務,但發展休閑度假不是簡單地從觀光旅游向休閑度假過渡,休閑度假和觀光旅游也并非非此即彼、互相割裂,而是可以融合和轉化,可以相互疊加成為復合型旅游產品。王曉峰則表示,已經發展觀光旅游的目的地,完全可以通過豐富產業、產品業態增加休閑功能,提升服務質量,成為休閑度假圣地,分享休閑度假的發展紅利。

當然,標準化在休閑度假產業發展的過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最近,《休閑主體功能區服務質量規范》正式由國家標準委批準通過,這為引導未來各地的休閑度假產業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準則。對于如何打造一流的休閑度假目的地,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、旅游管理學院院長厲新建議,首先是建設一流的形象,形象背后要有精彩的故事去帶動想象,讓消費者有感受,其次是一流的生態,這包括自然生態和人文生態,要有風景、有風俗;再次是通過共享機制的平臺,通過企業的創新,把舊的資源挖掘出新的價值,營造一流產品。此外,還需要完整產業鏈整合,打造便利的、成熟的、能夠持久的目的地。當生活世界和休閑度假相融合,才能算是一流的休閑度假地。